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快捷导航
查看: 158|回复: 0

蒙城酒吧趣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18 03:0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大家好,我是老田。



一块踢球的豪杰邀请我在〈加商夜话〉平台上做一个有关酒吧的讲座,老实讲“难煞我也”。首先呢我很忙有生意需要照料;第二呢有压力,因为水平有限,认知度有限,阐述不好怕误人子弟,所以这事就挌置了。直到前天豪杰又遇见我又相约,并列出一个简单纲要,颇让我觉得盛情难却不讲讲似乎过意不去。

自知自明我还是有的,群里高手如云,藏龙卧虎,我的叙说如同洗地。既然受命,权当抛砖引玉吧。

酒吧历史源远流长,是西人文化生活的一部分。去酒吧泡妞,喝酒聊天极为平常。对中国移民来讲,进酒吧消费也正逐渐适应,吆喝三朋两友,相约酒吧真是不错的选择。



一。蒙特利尔的酒吧最集中的地方在St—Denis 大街,旅游区那一段。冬季霓虹闪烁,悠闲慵懒。夏天酒吧的桌椅摆置店外,阳伞鲜艳,花团锦簇,一家连着一家,落座的大部分是外地游客,路人与衔景相映成趣,甚是富有情调。

在St -Catherine 大街靠近Jaques大桥那段是同性恋酒吧区,同性恋标志的彩条旗挂得一道一道蔚为壮观。过去观光一下,同性恋者之多超乎你的想象。

更多酒吧分散于市区的大衔小巷,门厅不大,装饰温馨,客户群是周边的居民,或独自消遣或会会酒友,家长理短聊的都是浮云。赶上体育赛事,也会高潮迭起,特别是魁北克人喜欢的冰球,嗷嗷乱叫,第二天老板的入账会多一点。

听我的吧妹讲,三十多年前,蒙特利尔的酒吧不准妇女入内,在酒吧里喝酒吸烟是男人们的专利。难怪在我的酒吧里经常有些老头子告诉我,他们年轻时也是waiter ,从未有过岁数大的女客人告诉我年轻时她们在酒吧里当过waitress 。

就目前来讲,酒吧里的服务员大多数是女性,顾客中女性也占有很大的比例,当然让我们国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儿女酒鬼特别多,算是西方社会西洋景中的一景吧。







二。说起女人和酒吧,更有过之的是脱衣舞酒吧在蒙特利尔繁若星辰,还有遐迩闻名的男脱衣舞表演,鉴于此,蒙特利尔被国际赛车手评价为“男人的天堂”。君子好逑不能不说是世间男人们的食色性也。朋友圈里也有人经营这种酒吧,我是胆怯,觉得不易掌控,有过很好的商机也没敢下手。进脱衣舞酒吧尽可以入乡随俗的享乐,也可以花上十元钱到小包间内零距离接触黑白舞娘的丰胸肥臀,但是不可以照像。

将酒吧冠以不同的类别是大家据其特色约定俗成的习惯,譬如说:音乐吧。这种酒吧类似一个音乐沙龙,定期的演唱会十分频繁,酒友多是音乐发烧友。但从经营的角度讲要求比较高,没有那金刚钻最好别揽这瓷器活。这样的音乐吧即便在蒙特利尔很有名气因为某种原因也会转让,但局外人最好别去碰它,留给那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。

还有一种酒吧是体育吧,这种酒吧开通有专门的体育频道,转播体育赛事,通常店面较大,电视也多,同期可播放多种体育活动。别小看多加了几个体育频道,成本会增加很多,我曾联系过他们,想在重要赛事直播时开通一天,对方告诉我按酒吧内的椅子收费,每把椅子5元。我暗自合计椅子根本坐不满,而且偶尔开通一次也不会有太多的人知道,思衬了一下还是放弃了。体育吧啤酒价格贵点,会让那些注重价格的客人望而怯步,但是年轻人喜欢去那扎堆。

再一种酒吧带饭店,或者说是饭店带酒吧,这一类酒吧经营的好营业额会很高,但是多一种经营多很多麻烦。对于经营饭店的酒吧卫生要求也高,储存冷冻,泔水的处理都跟饭店一样。老外开这种酒吧加饭店的比较多,很多老字号生意也特别好。曾经考查过,感觉管理上会很难,简单说来那种浪费的漏洞特别大。

知道有一个这样的酒吧,营业额能达到400万,但最后下来几乎不挣钱,工资,原料,广告,租金等等老外的管理模式咱还真不好适应和改变,否则员工有意见顾客也会减少。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将会恶性循环,风险很大,聘请老外当经理说说容易很难找到理想的。


蒙特利尔的酒吧基本上都带有老虎机,这是合法的,跟出租车牌照一样由政府提供。这一点也是魁省的特色,安大略省及卑西省都没有。老虎机利润的分成为78:22,也就是若挣一百块钱,政府拿走78酒吧店主留22。中国人最喜欢的就是一个简单酒吧加上五台或十台老虎机。别太多弯弯绕,管理模式越简单越好,在此前提下追求最大效益。但就是这种简单酒吧又因为客户群不同,我们习惯上又区分为老年人洒吧和年轻人酒吧。顾名思义酒吧的管理及酒水的销售又各有千秋,年轻人多打架斗殴的现象也会多点。

值得说一下有的酒吧老虎机挣的钱多,酒水挣的钱少,或者相反。无论怎样只要总效益好就是一个好酒吧,我们的经营目的是逐利,没有效益其它的事都不好说。

如果有人刨根问底,到底什么样的酒吧最好呢?依我的观点最好的酒吧就是老虎机好,酒水也好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两者都好才是最好。

这儿也涉及到了雇员管理问题,越是好的酒吧雇员越好管理,为啥呀?因为酒吧的雇员是拿小费的,酒吧生意越好雇员的小费越多,酒吧里的气氛也越喜庆,雇员与顾客心情愉快。酒吧生意凋蔽,冷冷清清,雇员的感受也会凄凄惨惨凄凄,人往高处走,穷者思迁会是他们的自然选向。



三。在蒙特利尔很多中国人开杂货店,先开杂货店后开酒吧的大有人在。这两种生意各有各的特点和难处,开杂货店耗时间重点是管货;而开酒吧时间自由难点是管人,人要比货难管。







客观的讲,我们这代移民具有吃苦耐劳的优秀品质,所受的教育学而优则仕,没做过生意先拿杂货店练练摊是个好路子。因为无论做任何生意都牵扯到买和卖,杂货店的买与卖最简单,执行者是老板自己。而酒吧实现这买与卖用的是雇员,雇员对顾客的心情和态度,雇员对酒吧的忠诚,雇员之间的团结与否都会影响到酒吧的生意。但就目前来讲杂货店被大超市挤兑的几无生存空间,营业额下降,利润下降,该是另当别论,十年前真是一门好营生

我开过七年半杂货店,转眼之间又开了六年酒吧,个中滋味岂可用酸甜苦辣一言以蔽之!但是不开店不开酒吧,于我像是又没有更好的选择。踏上移民之路,放弃所学的专业,从零开始做生意也是当初慎重考虑后的不得己而为之。

开杂货店的时候,因为追撵一个偷酒的贼,后来又跟他撕打起来,警车急救车都来了,我的手腿脚胳膊好几处流血,救护人员给我包扎了一个多小时。在老外眼里中国人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。其实不然,是这小子偷了我的东西还fuck fuck的比划中指,让我滚回中国,一时性起跟他干上了。

而开酒吧呢,我是从一个接近90岁高龄的老先生手里买的。他曾经是魁省第二大牛奶公司的副总,在六十岁退休的时候买一个生意以便退休后的经济状况别太拮据。谁知这一干就是近三十年。酒吧买来以后有几次被电影公司租用拍电影,而每次拍的片子都是警察在酒吧里抓获了盗贼,逮捕了流氓,制服了混混。

我不由得感叹:难道这是给我弥补心里的创伤吗?为什么我的酒吧被偷被抢,被大火烧从来都没有得到正义的伸张?

我也曾跟老店主探讨过,说开酒吧很难。而人家可好,说难一一一“那是你的工作”。言外之意工作再难也要去克服。我心里则嘀咕,早知酒吧这样难我还敢开吗?

中国人当酒吧老板,你到酒吧坐坐,看到那个扫地的,清理厕所的,搬着酒上货的,想必己明白几分。

如果仅仅是体力上的劳累,那还真不算回事,难的是还要跟顾客,供货商,吧妹,酒鬼,瘾君子斗智斗勇,不摊上几件麻烦事打官司,进法院还真不好意思对人说俺是开酒吧的。

那年我的酒吧失火,起火原因是三楼的房客洒上汽油自杀,烧死四人整个房顶荡然无存。火势没有漫延到一楼,但是几十辆次消防车的水把酒吧浇的稀里哗啦,那是发生在深冬的后半夜,自杀者给他妈妈发出的最后信息是“sorry ,bye bye"。

他的这一举动造成了很多无辜者的不幸。我赶到之后,亲眼见一位死里逃生的姑娘,祼着白胳膊白腿披一件救护人员分发的毛毯,冰天雪地里在大街上像苍蝇一样狂走,嘴里念念发声,显然是惊吓过度还没能平静下来。

装修的档儿我常去一家香港人开的饭馆吃饭,灰头垢脸一身埋汰挺难为情的就跟服务员解释我的酒吧着火了。那几个五十开外的服务生眼睛吃惊的看我像是看外星动物。“搞不惦得,搞不惦得”,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让我听的心里直打趔趄。酒吧是会出事,也是案件多发区,可事己至此怕又有什么用?我所经历的的绝望,无助,痛楚以及硬着头皮殚心竭虑的坚持你们永远也不能体会,无话可说,免得让人失去斗志,驱于颓废。

四。移民当初我们路过酒吧,里面灯光昏暗,不经意藐一眼,坐着大光头,強健的粗胳膊上纹着图案,吧女坦胸露乳,夸张的口红,那时候还允许在酒吧呑云吐雾,一个个醉酒的眼神反盯着你,恨不得立马躲过。

如今蒙特利尔市场上的酒吧大多数被中国人买下。虽说中国人开酒吧无先天优势,语言,文化,消费习俗等。但做什么生意都讲究诚信,中国人的成功我想还是赢在诚信。

酒吧的流水账大,多且繁琐,尤其是在那样的环境,喝High了吧女很容易失控。男顾客也特别爱给吧女买酒,图个乐呵剩势吃豆腐。账错酒错是常事,查账时我们尽量公正,该是啥就是啥,与员工建立互信。有位跳槽来的吧妹对我说,她在前酒吧工作了近十年,只有她欠老板的钱,老板从没有过退她多付的钱。如果没有亙信我想老板损失的更多,生意也会受影响。

对于蒙特利尔的消费者,中国人当老板顾客业已习惯,也可能是无奈之举。对偏僻乡野的酒吧而言,消费者可能有两个极端,因为城里移民多大家见怪不怪,在移民极少的地方你可能受欢迎也可能受抵制。

我有一个大顾客,体块特大,喝的多,耍钱耍的厉害,还常常给别的客人买酒。我买了这个酒吧后他有一年的时间没来,他的朋友都在这可他说他不喜欢中国老板。后来他又回来了原因是另外一个他去的酒吧也被中国人收了,再不进中国人的酒吧己没处可去,呆在家里喝又玩不成老虎机。

跟他交流发现他的知识面相当广,中国的很多信息他都了解,分析的也基本透彻。不知道啥慨念先入为主控制了他的思维,通过这几年的磨合我们己十分融洽,我想他对中国人的观念也彻底改变了。

酒吧像似生活中的一座舞台,每天演义着不同的剧情,悲喜哀乐,人间百态。有年我们计划搞一次枫糖节派对,在窗户上贴广告时恰好市长及两个随从沿街拉拢民意,与服务员一搭话还买了我们两张歺券,派对有乐队及美食,卖票是为了便于控制。我依为市长买了票也不会来,谁知他不仅来了还带了一把小提琴,与小乐队合奏,独奏。借酒吧的场所与民同乐展示了政治家另一面的风彩,当然报纸推特也会报道。

酒吧还有一次上journal Montréal 报纸还配有一张大头照,看一眼是刚来过酒吧几次的新客人。报道说他在另外一个公共场所刚刚遭到群殴,打他的人警告他还要再打他两次。

细读内容原来他是坐牢二十年才出狱的刑满释放分子,不知和什么人结下了梁子,打他五次是江湖上的承诺。

他在我的酒吧被打当时正玩老虎机,进来三个人带着面罩,他想跑结果被人挡住了。劈哩啪啦打的鬼哭狼嚎,桌子椅子翻倒一片,椅子腿还断了几根。抱头乱窜直到他冲出前门蒙面人才住手。

不知谁报的警,也可能巡逻的警察巧遇。我赶来时他坐在路边头上流着血,对警察的问话一问三不知。

查看录像见其中一个人只用脚踹,双手举着类似枪的东西但是用布包着无法确定,叧两个人则是拳打脚踢,几次把人打趴下,被打者踉踉跄跄又滚又爬。

报道还说在他家打过他一次,这是第三次。还有一次在某饭店己做好了打他的布署,但饭店里有一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行刑者没下手让他躲过了一劫。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是不是和国人常说的“黑有黑道,白有白道”一个道理。







在酒吧里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没碰过,不小心掉进陷井里的事时刻都会发生。吧里的老waiter 米歇尔遇见一对年轻情侣中了大奖,周末无法兌现。这种低级的骗局竞会让老米歇尔信以为真,激动的拿着彩票真跟捧着几十万现金般浑身哆嗦,间或更甚。彩票是真的,米歇尔核对报纸上的中奖号也对,问题是这张票的开奖时间是下一期,在那对情侣尴尬的对米歇尔说他们没带钱付账时,米歇尔竞爽快的答应他们取了大奖再回来还钱,临走时那双情侣又用彩票做抵押借了米歇尔几百元。做了一辈子Waiter,阅人无数, 吃亏上当无数次,小河沟里翻船又添一层堵,那对年轻人许诺的兑奖后三倍返还也成了他可望不可求的遗憾。

酒吧的事情纷繁复杂,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零星的看都无足惊异,综合在一起则能鲜活的反映出开酒吧的日常作业和艰辛,以及西人社会的市井文化。这也是为什么啰哩啰嗦我又讲几个故事的原因。

我今天的讲座大概就是上面内容,也可以说是管中窥豹,对蒙特利尔的酒吧状况略见一斑,阐述的内容也是泛泛的表象。有苦有乐,有挫折也有收获,有过的刻骨铭心的经历也成了今日意味深长的回忆。人生无常,有时回过头看看还挺有趣:矮马,我怎么走上了这条道儿?

对于想做生意的朋友,我真诚的希望能从里面看到经营酒吧的苦与乐,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,以及难度风险等等;对于想了解酒吧文化,并对市井文化,社交文化感兴趣的朋友,我希望能从我的分享中对你有所帮助,酒吧的风格,顾客的分类,以及加拿大社会不同阶层、不同年龄人士的所思所想…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400-700-6600

周一到周日 8:30-20:30 (全年无休)
7*24小时在线客服
© 2001-2013  Brandon中文网  Powered by Brandon! X3.2    技术支持:Brandon网络公司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