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快捷导航
查看: 694|回复: 0

曾是联想“太子”却被柳传志送进监狱,现在狠砸150亿“拯救”贾跃亭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-19 11:2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个多月之前,贾跃亭几乎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乐视网因为股价大跌被迫停牌、乐视手机和电视因为拖欠货款被供应商停止供货、乐视汽车甚至被美国内华达州财政部长说是“旁氏骗局”。

就在外界一致看衰乐视之时,贾跃亭得到了一笔168亿元的“救命钱”,其中150.41亿来自贾跃亭的山西老乡、创融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。



1月13日,乐视网公告,乐视网得到了创融中国168亿元的战略投资;1月15日,乐视和创融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,宣布双方合作事宜。解决了资金链危机的贾跃亭意气风发,甚至在会上放言:说乐视是旁氏骗局的,一是黑手,二是SB 。



对于这笔交易,不少媒体都说,乐视这次终于熬到了救星,乐视把钱的问题解决了,其他事都好办了,甚至有媒体说,孙宏斌这次“极有可能是在拯救一段传奇”

不知道其他人听到这句话有啥感觉,反正我是乐了。要真要论传奇,乐视算什么,贾跃亭算什么,比得上坐在旁边的孙宏斌吗?



孙宏斌25岁清华毕业后加入联想,27岁成为柳传志心中的联想接班人,同年被柳传志亲手送进监狱,蹲了3年后出狱,从柳传志那里拿到了50万元投资,开起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。

从31到54岁,他成功过,也失败过,几经沉浮,把自己的企业打造成千亿级企业。时至今日,他已经早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,他的一举一动更显谨慎,甚至还透露出一丝禅意。他的人生,无疑是一段传奇,我更愿意说,这是一个男人的成长史。

本是联想“太子爷”
却被柳传志送进了监狱

1988年,孙宏斌从清华水利系硕士毕业,加入了联想。

当时的联想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,凭借着联想汉卡,联想迅速成为了一家规模不小、声名显赫的公司,但创业元老把持着各个重要岗位,创业精神已经逐渐消退,严重阻碍了公司的发展。

为了让公司重新焕发活力,柳传志大量招聘年轻人,并且大胆提拔了一批年轻管理层,孙宏斌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



孙宏斌原本只是联想一个非常普通的销售员,因为业绩突出而被柳传志赏识。1989年,联想成立企业部,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,25 岁的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,后来接替柳传志的杨元庆才刚刚入职。

孙宏斌也很争气,上任之后只花了两个月时间,就在全国建了13个独资分公司,不仅把营业额做到了2400万元,还帮联想解决掉了1000万元的挤压产品。

1990年,年仅27岁的孙宏斌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,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。他不仅拥有人事任免权,而且还可以协调分公司与集团各部门的关系。

可以说,当时的柳传志和孙宏斌情同父子,柳传志也有意让孙宏斌接班,所以一直对他悉心栽培,这在很多事情上都能得到印证:

孙宏斌讲话缺乏逻辑,而且山西口音很重,柳传志就逼着他每天到自己的办公室讲一个故事;为了孙宏斌,柳传志甚至把与孙宏斌矛盾很大的供货部业务经理撤去(其是老资格的创业元老),然后把两个部门合并交给孙宏斌打理。

然而,这样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,一张联想的内部报纸让两人的关系急速恶化。

1990年3月初,在香港搞科研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了一张陌生的《联想企业报》,这不是由他创办的《联想报》,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。在头版刊登的《企业部纲领》中,第一条赫然写着“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”

这样的话,让久经沙场的柳传志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,他马上派人进行调查,发现联想在外地的分公司,人由孙宏斌选取,财务不受集团控制,甚至有传言孙宏斌要带着分公司“独立”出去。柳传志当机立断,把孙宏斌调离企业部,实际上是把孙宏斌架空了。

其实,当时柳传志仍对孙宏斌抱有希望,他觉得孙宏斌只是年轻气盛,但还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把他调到自己身边,再加以培养,能够让他慢慢成熟起来。

可惜,孙宏斌并没有体会到柳传志的这番苦心,在其后的企业部会议上,孙宏斌当众对柳传志表达了不满,他手下狂热的年轻人甚至向柳传志开炮:

“你说我们有帮会成分,能不能具体说一下? 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,孙宏斌的骂我们爱听,与总裁何干?”

这下子,事情已经没法挽回了,柳传志当即拂袖而去,只留下了一句:你们要知道,联想的老板是谁!



当晚,孙宏斌找属下吐槽,他手下的年轻人血气方刚,又喝了不少酒,叫嚣着要把企业部握有的1700万元全部卷走,这种话孙宏斌当然不可能当真,却被柳传志安插在孙宏斌身边的“线人”听到了,他马上通知柳传志,柳传志当即决定:立刻报警。

之后,柳传志连夜派人出京查封分公司账目,又把孙宏斌控制在公司。事后查明,孙宏斌的确将一笔资金转移了,不过不是贪污,只是嫌财务手续麻烦,所以才留笔钱备用。

有句话叫做:我能把你捧多高,也能把你摔多惨。

只是当时,少年得志的孙宏斌还不懂这个道理,在如此紧急的关头,他不低头不认错,他手下的“猪队友”竟然还搞“劫狱”,甚至暴力威胁柳传志,事情也被闹得不可收拾。1992年8月22日,法院以“挪用公款13万元”的罪名判处孙宏斌有期徒刑5年。

短短两年,孙宏斌就从春风得意到锒铛入狱,据说,30岁生日那天晚上,孙宏斌蹲在牢房的角落,一夜未眠。

借柳传志50万东山再起
两个盖子却要盖十个碗

1994年,表现良好的孙宏斌提前出狱,他不是没想过“提刀”去找柳传志,但最后他却约柳传志吃了一顿饭,向柳传志道了个歉,希望能够重新得到他的谅解和支持。



在饭桌上,两人百感交集,一笑泯恩仇。孙宏斌告诉柳传志自己打算做房地产中介,柳传志承诺出资50万元。

不久,孙宏斌拿着这50万,在天津开办了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,正式杀入房地产市场。

1998年国家停分福利房,孙宏斌又变身开发商,虽然生意越做越顺,但他并不满足,非要办大事、成伟业,甚至不惜公开和当时的地产龙头万科叫板。



2003年7月,重庆中城房网会议上,一群地产大佬正开着沉闷无聊的茶话会,孙宏斌上台发言,却语出惊人“顺驰会打败万科,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!”王石听罢,当场驳斥他“睁眼说瞎话”,双方一言不合,差点大打出手。

2002年,万科销售收入44亿,顺驰才14亿。大家都觉得孙宏斌在吹牛皮,没想到,他是来真的。

2003年9月,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。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亲自坐镇,报价4.25亿,却被顺驰“马仔”报出的5.97亿击溃。让人憋出内伤的是,报价经历161轮的疯狂角逐,现场电话此起彼伏,顺驰“马仔”却连个请示电话都没打。

2003年12月8日,北京土地“第一拍”。起价高达4.3亿的大兴黄村地块,引来数十家地产商,其中不乏华润、富力等巨头。然而,名不见经传的顺驰却以9亿的“天价”夺标,引发轰动。

2004年1月,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。这本是龙头万科的最爱,规划都做了一年多,却被顺驰以27.2亿横刀夺爱。事后,王石打电话给孙宏斌询问能否合作,却被孙宏斌一口回绝。

资料显示,一年间,顺驰耗资百亿,狂扫千万平米土地,成为地产界的“大黑马”,孙宏斌也得到了一个外号:孙疯子

事实上,孙宏斌之所以这么“疯”,是因为他要打败的不是万科,而是联想,是柳传志。面对提拔过自己又把自己打入地狱的柳传志,只有在越短的时间内出人头地,他才能重新证明自己。



为了证明自己,孙宏斌和他的联想,开始了买买买的节奏,只是砸钱不是问题,问题是,哪来那么多钱?

孙宏斌的办法很简单,只有一个字:快!

虽然表面上是花了上百亿买地,但是每块地的付款时间都不一样,完全可以错开,孙宏斌就把时间差拿捏到了极致,通过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,俗称“五个盖子盖十个碗”。

这招在地产界本是常态,却没人像孙宏斌这样敢用“两个盖子盖十个碗”,为了平衡现金流,每买回一块地,孙宏斌都是要求快速销售、闪电回款、火速开工,在这样的狂飙之下,2004年顺驰的销售额就突破了百亿。

然而,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,毕竟房地产业很容易受到国家宏观调控的影响,稍有不慎资金链断裂,就会满盘皆输,甚至连柳传志也看不过眼,劝孙宏斌“扩张要注意资金链”。

但是,孙宏斌已经停不下来了,在2004年获得了百亿销售额后,他又喊出了千亿的销售目标。但到了2005年前后,顺驰终于还是撑不下去了,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的问题,管理接近失控。

此时,顺驰的资金缺口也不算大,就5、6亿元,孙宏斌没找柳传志,而是到处求救,只是这两年疯狂抢地、口无遮拦,孙宏斌把圈内大佬得罪个遍,谁都乐意看着他倒霉。

走投无路之下,孙宏斌只能贱卖顺驰的股票,55%的股份只以12.8亿的价格卖给了香港的路劲基建。连路劲基建都承认,年底顺驰就能回款30亿,但饥渴的孙宏斌等不及了。



2006年初,王石直言:“如果把握好节奏,顺驰能成为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。但现在,它要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付出代价。”

靠着融创东山再起!
像个男人那样做人做事!

卖掉顺驰后,孙宏斌在公众面前一度消失,仅和少数亲朋来往。据说在低潮期,他最爱吼唱的是崔健的《一无所有》。

事实上,他并不是一无所有,他手里还有融创。



这家融创,只是孙宏斌手中的备胎。当时顺驰准备上市,保荐人揪着他坐过牢的事情不放,要他退出顺驰管理层,他做融创只是为自己留条后路。

阴差阳错之下,融创就成了孙宏斌东山再起的救命稻草。凭借着“聚焦一线城市、定位高端市场”的策略,创融发展顺风顺水,从2009年的60亿销售额,到2015年734.6亿元,再到2016年首破千亿大关,创融已经成为中国第7大房地产商。



有了顺驰的溃败,孙宏斌也吸取了教训,融创“第一管好现金流,第二盯准一线城市。此外,尽快上市是关键”。

而后来融创的一系列并购案,虽然金额庞大,但都是孙宏斌审慎思考的结果,譬如这次投资乐视,他连续一个多月都在乐视上班,每天花10多个小时了解乐视的经营状况,这才决定给贾跃亭投资。



更难得的是,数十载的商界沉浮,孙宏斌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毛头小子,狂人色彩已逐渐褪去,开始懂得“多一个朋友就是少一个敌人”的商场法则。

2014年,融创中国计划以62.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.31%股份,但后来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又改变主意,双方经过了多轮谈判后,最后宣告协议终止。



为了这宗并购,孙宏斌付出了大量的精力,吃瓜群众都等着看孙宏斌如何对撕宋卫平,没想到孙宏斌只是淡淡地说了句:年轻时我争强好胜,年纪大了,不会再去做双输的事。与绿城合作,融创始终是受益者。

之后,孙宏斌又打算并购佳兆业,但还是没有成功,他反而声称:买卖无关输赢,吃了亏的同时得了人心。

2016年宝万之争,孙宏斌力挺老对手王石,“挺心疼王石的”,甚至说,“万科管理层出来创业,我投资1个亿”。

与以前的口无遮拦、行事冲动相比,孙宏斌的一举一动更显谨慎,并透露出禅意。“年纪大了点后,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情,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,不做双输的事。



然而,言语上的低调不代表着雄心已老,创融在并购市场上还是很多大手笔,并购绿城和佳兆业未遂不用多说,创融还在2016年9月斥资137亿买下联想房地产业务,在2017年1月以26亿入股链家,最后就是这次给乐视输血150亿元。

或许,54岁的孙宏斌已经知道了,一个真正的男人该是什么样子了:有目标,有理想,但是不是靠拼命、靠热血去争取,而是要讲究手段地实现。

从男孩到男人
孙宏斌用了27年

在孙宏斌的故事中,有人看到了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,有人看到了远胜常人的眼光,有人看到了一个企业家的奋斗史,但我却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成长史。

鲍勃·迪伦曾经这样唱过:一个男孩要走过多少路,才能变成男人?

孙宏斌的答案是:27年。

27岁时,他只是个男孩,充满干劲却又不讲办法,以为整个世界都是围着自己打转,人定能胜天,拼命去冲、去闯,最后被现实撞得伤痕累累。

54岁,他已经是个男人,熟知成人世界的一切法则,为人处事都留有余地;知道人胜不了天,但雄心未已,只能审时度势,默默地实现自己的目标,实现了固然开心,但是实现不了,也不可强求。

从27岁到54岁,就是他一步步走向成熟,从男孩进化成男人的27年。



如今,经历过所有的孙宏斌已经风轻云淡,有出版社想要为他这大半辈子的故事出书立传,但是却被他一口回绝,或许在他看来,他的传奇还没有结束,还未到盖棺论定的时候。

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:有的人比我企业做得好,有的人比我财富多,但是我觉得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精彩。这一生,我一点都不后悔。

是啊,一生如斯,大丈夫足矣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400-700-6600

周一到周日 8:30-20:30 (全年无休)
7*24小时在线客服
© 2001-2013  Brandon中文网  Powered by Brandon! X3.2    技术支持:Brandon网络公司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